有時候,我有點撐不住。

 

不過一點問題也沒有,我會把天切割成小時、把小時切割成分鐘、把分鐘切割成秒、把秒切割成每一個呼吸。在意識漸淡遠揚前,我會窩在客廳的沙發上,那是我看得到孩子、孩子也看得到我的地方,即使墜入深層黑暗中,我還是偶而會聽到他們的對話,備著是否要回歸魚肚白的天際。

 

進入慢性恢復期。慢性病是個看起來溫和,但是很難搞的玩意。
其實我一直都在軌道上,上班、上學,維持正常生活規律;然很多情緒上的調適,並不是那麼容易。這真的很像戒毒,不知甚麼時候,看到甚麼東西或聽到甚麼音樂甚至聞到甚麼味道,心緒會忽然波濤洶湧,極耗費精力。
不過,也只能攤著手,讓它發作。

 

在將邁入200天的這個月,我覺得不管在哪方面來看,這都是很好的結局吧?!


生活瑣碎,我們不必面對時光悠遠至無話可說;慢慢的,我會越來越老;而你維持現在的年輕。


我們不必面對你因病成殘。開過脊椎和膝蓋,稍有坡度的路面和上下樓梯,你行走已感吃力;眾人只見你能騎單車上山,殊不知除了意志力的鍛鍊,好的工具當然更能協助復健。多年打補骨針的副作用,影響到牙齦和牙齒;五年沒有間斷的治療,很難歸類那隻藥或許只能託詞人近中年,視力也受到影響。

心情上的失落和生命中價值的取捨,你是那麼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努力;但我經過這麼多天後,這,就是「命」吧?!

 

你的愛,在我們心中。
你,化為我們生命裡一小部分愛的連結。
藉著我們的想念和所領受的影響,繼續的存在於這世界上。

創作者介紹

輕舞飛揚

流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Kim
  • 200天了⋯⋯,祝福妳!
    無法回應妳,平常心過日子!

    當屬於我的那天來臨時,我希望愛我的人,偶爾想想我就好!
  • 再多不捨,也要勇敢向前。

    流蘇 於 2016/06/04 08:31 回覆

  • C
  • 潛水你的部落格好一段時間了。很喜歡你的文字。跟你分享對於悲傷的詮釋。這是我看過說得最貼切的。http://blog.roodo.com/clt/archives/57801605.html
    不知道為什麼不能複製貼上網址 我照著網址打一遍 希望妳能看到。
  • 謝謝你的分享。我看完了"old guy"的回覆,又從頭一個字一個字走著,讀了一遍。然後,會心一笑讓我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揚,腦海中浮出「同道中人」這四個字。
    經過了這些冬至夏、日與夜的循環,後來我發現,在他確診當天,其實我就說出了這個故事的終結點。但這五年,我們嚐試、取捨了,原本生活軌道上不會有時間、有勇氣去做的事。
    一次一次的告別,一個一個的洞,真的,還是不會習慣的;但是,生老病死就是自然規律的一環、不同的面向。每一次浪襲,都很狼狽,不過啊~總是會憋到最後一口氣,突破水面。

    流蘇 於 2016/06/06 14:5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