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候,我有點撐不住。

 

不過一點問題也沒有,我會把天切割成小時、把小時切割成分鐘、把分鐘切割成秒、把秒切割成每一個呼吸。在意識漸淡遠揚前,我會窩在客廳的沙發上,那是我看得到孩子、孩子也看得到我的地方,即使墜入深層黑暗中,我還是偶而會聽到他們的對話,備著是否要回歸魚肚白的天際。

 

進入慢性恢復期。慢性病是個看起來溫和,但是很難搞的玩意。
其實我一直都在軌道上,上班、上學,維持正常生活規律;然很多情緒上的調適,並不是那麼容易。這真的很像戒毒,不知甚麼時候,看到甚麼東西或聽到甚麼音樂甚至聞到甚麼味道,心緒會忽然波濤洶湧,極耗費精力。
不過,也只能攤著手,讓它發作。

 

在將邁入200天的這個月,我覺得不管在哪方面來看,這都是很好的結局吧?!


生活瑣碎,我們不必面對時光悠遠至無話可說;慢慢的,我會越來越老;而你維持現在的年輕。


我們不必面對你因病成殘。開過脊椎和膝蓋,稍有坡度的路面和上下樓梯,你行走已感吃力;眾人只見你能騎單車上山,殊不知除了意志力的鍛鍊,好的工具當然更能協助復健。多年打補骨針的副作用,影響到牙齦和牙齒;五年沒有間斷的治療,很難歸類那隻藥或許只能託詞人近中年,視力也受到影響。

心情上的失落和生命中價值的取捨,你是那麼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努力;但我經過這麼多天後,這,就是「命」吧?!

 

你的愛,在我們心中。
你,化為我們生命裡一小部分愛的連結。
藉著我們的想念和所領受的影響,繼續的存在於這世界上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流蘇 的頭像
流蘇

輕舞飛揚

流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