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迪勒颱風過後的第6天。

 

聽到蟬鳴聲。並不震耳,但是有,而且很清楚,聲波的頻率在晨風中震盪。
八月晴朗夏季,沿行舉目見到的樹,去了折傷的枝,看只似修剪過;然所有的枝葉,均仍下垂,沒有夏季蓬勃蒸生的熱力,很多未落的葉一夜枯黃。
可是,草皮上有幾株新生的小草迎陽,有了蟬鳴聲。
風雨強力的淨化後,生命力默默滋長復原中。

 

今天要進行右髖骨第二次放療。長期的骨酸,影響夜眠,昨晚更是反覆,止痛藥早就不足以達安慰的效果。
腫瘤這件事,有時不說甚麼和不做甚麼,比不斷說甚麼或做甚麼,難得多。
我靜靜的看著他,等著,直到他準備起身,我們仍如常按時出門上班。

 

確診當日所見,似打翻碎鑽於黑絲絨的全身掃描片,雷擊般的震驚中,每一顆碎鑽,都是骨頭上的腫瘤。「一直都是骨頭的問題」,醫師說。
收下滿溢的碎鑽,超過1,600天。邊磨合邊相處,一次比較大而徹底的淨化,不見得是往負面行進。
因為,生命體和機器之間的差異:生命體有自行療癒的能力,機器沒有。
移除阻礙自然療癒力的一切障礙,只要沒有阻礙,生命力一定會療癒傷口,就像植物一定會冒出綠意一樣。

 

任何一種改變,都是打破原本的模式。轉化的過程中,慣性被衝擊造成痛苦;可是,痛苦未必不好。我感恩即使痛苦,至少還有治療的方式,可以嘗試和努力。

 

不過,人真的不能老偷想著躲懶啊~
前兩個月偷偷欣喜於膝蓋放療的療程平安,小小可惜自己的暑假就結束了。騎車兜風雖然是開心的事,可是太陽太大,早上八九點就好熱了啊~
結果,看看吧!一連串的颱風加上新療程,想出門騎車也沒得騎~
等到可以再出門騎車的時候,我一定乖了啦~
好好訓練我的惰性和脂肪 ~~ >_<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流蘇 的頭像
流蘇

輕舞飛揚

流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